舊生的故事

讓兒童笑顏重現 活出豐盛人生

兒童純真的心靈猶如白紙,然而,因為複雜的家庭背境,來自破碎家庭兒童的生命,似乎只得一片蒼白。
「家」培養出堅毅個性  曾寄住兒童之家七年的陳家成

何謂「家」?曾寄住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兒童之家七年的家成,應有最深刻的體會。「那裏有家長和社工的照顧,給了我家的感覺。然而,我很清楚知道,他們始終不是我的家人。」現年21歲,已踏足社會並與父親同住的家成坦言,當天若沒有入住兒童之家,今天便不會獨立、勇敢...

何謂「家」?曾寄住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兒童之家七年的家成,應有最深刻的體會。「那裏有家長和社工的照顧,給了我家的感覺。然而,我很清楚知道,他們始終不是我的家人。」現年21歲,已踏足社會並與父親同住的家成坦言,當天若沒有入住兒童之家,今天便不會獨立、勇敢嘗試和不怕困難。

自小四處為家
「五歲那年的中秋節晚上,原本一家人開開心心看花燈,豈料回家後,他們忽然又吵起來。還記得最後媽媽拿着紅白藍膠袋,站在門口問我:『跟誰?』我傻傻的不懂反應,她便頭也不回地走了。」

自此,家成開始四處為家。由於父親要為口奔馳,故他經常被獨留家中,一煲飯分三餐食;又曾寄住在親友家,最後被安排寄居於鄰居阿姨的家中,而惡夢亦由此展開。

鄰家的兒子不單經常欺負家成,強迫家成陪他玩,更不准他做功課,甚至虐打他。無助的家成每隔數天才見到爸爸,時常凌晨睡不着便偷偷打電話回家,也試過偷走。直至家成的班主任發現家成他被虐打後報警,最後家成被安排入住兒童之家。

要與一群陌生孩子一起生活,對當時才不過七歲的家成來說,當然不好受。「那時感覺很孤單和無助,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皮球。每晚關燈後,一個人躺在床上便會很害怕,擔心從此見不到爸爸,然後就哭了起來。」尤其最初入住兒童之家時,家成性格消極,加上之前經常被迫不准做功課,使他變得無心向學,自我形象很低。

群體中學溝通
而且,一群不同年紀的孩子一起生活,爭吵總是難免;有時因不願「埋堆」,更會被孤立。然而,正如家成所言:「在家裏沒人跟我聊天,在兒童之家至少有一班人陪我玩,亦有機會學懂與人溝通。」尤其當年紀稍長時,本身是獨生子的家成,更開始享受當大哥哥的感覺。

事實上,家成從不覺得童年在兒童之家度過是一種遺憾。唯一令他不開心的,只是對新玩意的觸覺往往慢別人一拍,跟不上同學間的話題。「小時候我便從來沒有玩過『他媽哥池』。」相反,他現時的不少價值觀和長處,如處事獨立、勇於嘗試和富領導才能等,都是那時培養出來的。

「當時家舍家長沈姨很嚴厲,放學遲了回家便要捱罵,吃飯也不許偏食,因而學到要守紀律。而且,沈姨會為我們安排不同的課外活動,讓我們有機會接觸不同的事物。」

活動鍛鍊毅力
家成多年來積極投入的童軍活動,也是在讀小三時,在沈姨的鼓勵下開始的。其後他不單當上童軍領袖,更取得榮譽童軍獎章。「童軍活動令我接受不同的訓練和挑戰,讓自己不斷進步和成長,又可結交不同朋友,培養出團隊精神。」後來,他更加入了民安隊少年隊,並終於在2006年參加他心儀已久的民安隊搜救訓練課程。

此外,勇於接受挑戰和堅毅的性格,亦促使家成在數年前開始對攀石活動產生興趣,現時更是香港運動攀登代表隊成員,曾參加多項大型賽事。「攀石給予我很大的成就感和自信心,而且能鍛鍊毅力。累了,也要堅持下去。」

社工Winnie是其中一個看着家成成長的人。「當年兒童之家的一班孩子中,家成是最愛找我傾偈的一個,又愛向我撒嬌和分享感受。」即使離開院舍後,家成仍跟Winnie保持聯絡。當要作升學或轉工等重大決定前,他也會致電Winnie徵詢意見。

積極尋求突破
「每次見面,總聽到他說剛完成甚麼甚麼課程。這麼多年來,他一直給我很獨立和很懂得照顧自己、充滿幹勁的感覺。」她坦言,在院舍成長的孩子一般性格較消極,但家成卻能積極地充實自己,不斷尋求突破。Winnie指出,住在院舍的孩子相對較少機會參與活動和接觸不同事物,故兒童之家不只提供住宿服務,亦注意發展他們的多元智能,透過一系列活動幫助他們發展潛能。

升上中學後,家成離開兒童之家,回家跟父親同住。這次回「家」了,但陌生和孤寂的感覺再次湧現。「起初彼此關係頗惡劣,我總覺得他不關心我,而他又會覺得我不理解他。」他坦言,幸好當時一直有參加童軍活動,令生活有點姿采。而且,隨着年紀漸長,他跟父親的關係亦漸見融洽。

至於母親,家成一直與她保持聯絡,且關係密切。曾有兩年時間,為了集中精神溫習應付公開考試,家成更搬往母親處暫住,到升讀大專後才搬回父親處。家成去年起以兼讀形式修讀心理學學位課程,原本是邊修讀邊工作賺取學費,但母親為了讓他專心讀書,早點修畢學位,便資助他的學費。

回顧童年的生活,家成坦言:「如果當天沒有離開那個鄰居的家庭,可能早已學壞;若沒有到兒童之家,相信我現在的性格會很內向。」最後,家成自信地笑著說:「我喜歡現在的自己。」

「家」,除了提供三餐一宿,更重要是給予強大後盾和成長楷模,讓我們學懂自愛自重。

文章來源: 2009年6月心思量Wisegiving

克里斯  「三度千里尋根」

聖誕節本應是普天同慶的節日,但克里斯(Chris Atkins)卻在 40 多年前的聖誕節被父母遺棄。當時她剛出生,輾轉入住聖基道兒童院,直至得到一對充滿愛心的英國夫婦收養,移居英國後,才開展新生活。

克里斯現年 45 歲,現職社工,已婚,是...

聖誕節本應是普天同慶的節日,但克里斯(Chris Atkins)卻在 40 多年前的聖誕節被父母遺棄。當時她剛出生,輾轉入住聖基道兒童院,直至得到一對充滿愛心的英國夫婦收養,移居英國後,才開展新生活。

克里斯現年 45 歲,現職社工,已婚,是兩個女孩的母親,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。她更是英國一間非牟利組織的創辦人,支援一些在英國被收養的孤兒。院方在2007年初收到克里斯的請求,希望到訪聖基道,

尋找當年她在聖基道生活的點點滴滴。在 4 月 2 日,克里斯帶著一張聖基道兒童院當年為她申請的出世紙,到訪聖基道轄下的柴灣兒童之家,了解服務並翻看舊相片,懷緬一番。

由於克里斯一直在英國長大,香港對她來說是一片陌生的地方,但心底裡,卻有一股無形的牽引,讓她一次又一次回到她的出生地,尋找過去。據克里斯稱,此次已是她第三次來港,這幾天她走訪了當年被遺棄樓梯底的舊址,又到警署翻查當年紀錄。之後,她到社署領養部,終於取得當年一些資料:一張她被遺棄時所拍下的照片。照片中的克里斯出生不久,張大咀巴呱呱哭叫,前面紙版寫著「棄嬰」兩個大字,惹人憐愛。這張相片,令克里斯百般滋味在心頭。

這張照片亦反映當時香港棄嬰情況十分普遍,當時聖基道兒童院經常接收棄嬰及社會上的孤兒,僅當年的「嬰兒大樓」最多便可照顧 130 名棄嬰,類似克里斯嬰孩時代被英國家庭領養的情況亦十分常見。據紀錄,在六十年代的短短七年內,共有 250 名香港嬰兒被收養移居英國。克里斯稱,在英國有 14 名與她有著相同背景的中國血統女子曾經相聚,每人都有著不一樣的故事,但都因著充滿愛心的照顧者,令她們能夠快樂地成長。

旅程的尾聲,東方日報及南華早報均應允克里斯在報上刊登她的尋親之旅,幫助她尋找親生父母。院方亦希望終有一天,克里斯可以成功尋根,了解她被遺棄背後的故事。

劉少玉  「風雨過後,必有驕陽」

劉少玉,現職旅行社票務員。劉少玉從內地來港不久父母相繼身亡,當時她不懂廣東話,需要入住兒童之家。後來弟妹亦來港團聚,一同住在兒童之家內。在逆境中少玉變得更堅強,她深信「風雨過後,必有陽光」,無論幾大的挫折終有一天會過去。在離開家舍後,少玉找到固定工作...

劉少玉,現職旅行社票務員。劉少玉從內地來港不久父母相繼身亡,當時她不懂廣東話,需要入住兒童之家。後來弟妹亦來港團聚,一同住在兒童之家內。在逆境中少玉變得更堅強,她深信「風雨過後,必有陽光」,無論幾大的挫折終有一天會過去。在離開家舍後,少玉找到固定工作,她盡做姊姊的責任,立刻安排弟妹回家團聚。雖然負擔不輕,但她憑著毅力及意志力,排除困難,努力地維繫家庭。

一個信念:「風雨過後,必有驕陽」,令劉少玉樂觀地面對她的人生。

「我相信上天拿走我一些東西,一定會在另一方面回饋給我,一定不會全部拿走的。凡事都有兩面的,有正面,有負面,可能有些人認為我的弟妹是我的負擔,但我卻認為弟妹反而是我的動力,正因為弟妹需要我,使我更懂得愛惜自己。」少玉說。

少玉自言自己沒有什麼成就,但現在弟妹都十分生性,四個人一個家,雖然這個家是不完美,但卻溫馨。她勉勵現時身處逆境的兒童必須學懂自愛,因為即使任何人不愛你,你只要愛惜自己,便不會放棄自己,更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。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