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童的故事

讓兒童笑顏重現 活出豐盛人生

兒童純真的心靈猶如白紙,然而,因為複雜的家庭背境,來自破碎家庭兒童的生命,似乎只得一片蒼白。
阿輝的故事

阿輝自小父母離異,由爸爸照顧,可惜爸爸因生意失敗而變得異常暴躁。一次,他情緒失控瘋狂虐打阿輝,連地拖棍也打斷了!阿輝被送進醫院住了近一個月,再獲轉介至聖基道兒童院。
初到聖基道,爸爸仍不停跑到家舍騷擾兒子,令阿輝惶恐不安,又擔心被人知道有這樣的爸爸...

阿輝自小父母離異,由爸爸照顧,可惜爸爸因生意失敗而變得異常暴躁。一次,他情緒失控瘋狂虐打阿輝,連地拖棍也打斷了!阿輝被送進醫院住了近一個月,再獲轉介至聖基道兒童院。
初到聖基道,爸爸仍不停跑到家舍騷擾兒子,令阿輝惶恐不安,又擔心被人知道有這樣的爸爸和受虐的經歷,變成自卑又沉默的孩子。
幸好,當阿輝的爸爸上門騷擾時,家舍家長總會像母雞般擋在阿輝與爸爸中間,拚命保護阿輝免受傷害。在社工和家長的關懷及開導下,阿輝終於慢慢解開心結。是愛,讓阿輝重拾對人的信心。而在家舍內與其他兒童一起生活和互動,亦令阿輝回復開朗。
「兒童之家給予我們庇護……我們都帶着某些原因或缺陷而來這裏,但這個經歷是其他人所沒有的。」在大學修讀創意媒體的阿輝,如今已成為導演,創立了自己的製作公司,今年更協助聖基道拍攝短片,以作推廣;而事業有成的他還快將結婚,為所愛的人帶來幸福,共同開展美麗人生。

家成的故事

家成五歲的時候父母離異,媽媽離家出走,父親要為口奔馳,故他經常被獨留家中,後來爸爸安排他寄住於鄰居阿姨的家中,惡夢由此展開。

阿姨的兒子經常欺負家成,不准他做功課,甚至虐打他,令他遍體鱗傷,小小年紀已經歷身心靈極大創傷。直至家成七歲,班主任發現...

家成五歲的時候父母離異,媽媽離家出走,父親要為口奔馳,故他經常被獨留家中,後來爸爸安排他寄住於鄰居阿姨的家中,惡夢由此展開。

阿姨的兒子經常欺負家成,不准他做功課,甚至虐打他,令他遍體鱗傷,小小年紀已經歷身心靈極大創傷。直至家成七歲,班主任發現他被虐打後報警,最後被安排入住兒童之家。

最初入住兒童之家時,家成性格消極,怕事懦弱,亦無心向學,自我形象很低。但經社工及家舍家長不斷關懷及鼓勵,家成漸漸投入家舍生活。兒童之家令家成走出黑暗,漸漸克服以往可怕的經歷,他更積極參加童軍、民安隊,建立勇於接受挑戰和堅毅的性格,立志長大後當警員。結果,他在八個月內五次投考警員,屢敗屢戰,最終成功獲得取錄。現時家成已是一名除暴安良的警員,同時亦是本院助養人,以實際行動支持院方的工作。

森仔的故事

今年八歲的森仔,兩年前不幸臨到家中。媽媽突然中風,喪失自理的能力,出入需要坐輪椅;爸爸又突然拋棄家人失去蹤影,家庭頓失依靠;家中的巨變令媽媽變得抑鬱,森仔亦承受不了巨大的壓力,情緒出現嚴重問題,一股怒氣全發洩在媽媽身上,一次因為情緒失控,森仔跑進廚房...

今年八歲的森仔,兩年前不幸臨到家中。媽媽突然中風,喪失自理的能力,出入需要坐輪椅;爸爸又突然拋棄家人失去蹤影,家庭頓失依靠;家中的巨變令媽媽變得抑鬱,森仔亦承受不了巨大的壓力,情緒出現嚴重問題,一股怒氣全發洩在媽媽身上,一次因為情緒失控,森仔跑進廚房取出刀子大叫大嚷……

入住聖基道兒童院初期,森仔未能適應家舍有紀律的生活,常常與其他兒童發生衝突,令家舍家長孫姨疲於奔命。然而,家舍提供了安全的成長環境,以及學習及發展潛能的機會,森仔的情緒漸漸穩定下來,與家舍的「兄弟姊妹」更建立起健康的人際關係,並且收歛暴躁的性情,學懂體諒別人的難處,積極去參與家舍活動及發展潛能。今日,他對媽媽說:「以前是你照顧我,現在我要照顧你呢!」令媽媽非常感動。

返回